【挂件-装饰及分隔线素材篇】漂亮的装饰吊挂框系列素材7选择宗镜《四》选择宗镜《五》

一部启迪心智的小说——《遥远的救世主》

选择宗镜《一》
选择宗镜《二》
选择宗镜《六》

神是什么?神即道,道法自然,如来。

神就是道,道就是规律。规律如来,容不得思议,按规律办事的人就是神。

——《遥远的救世主》

这次说的还是豆豆的作品,算是近来读的最多的小说,翻来覆去,这本小说翻了4、5遍,算上电视剧有7、8遍,一定会有人问,有这么大魔力让人读了又读,我的回答是:有,确实有!

当年小说被改编成电视剧《天道》,因为与奥运的播出有所重叠,很不幸被当时铺天盖地的盛事宣传给淹没,但有幸的是,它并没有就此消失于人们的视线,而是常常被人提起,尤其是最近几年,让我们能够重新感受这部作品巨大的文化魅力和令人震撼的思维火光。

这是一部“被低估的”后来又存在争议的“另类”作品——《遥远的救世主》,这本小说也是作家豆豆流传大众最广的作品,几乎所有知道她的人,都是从这部小说开始。

下面视频,先感受一下小说的魅力。五台山论道,几乎所有人对这段都会印象深刻,不仅因为语言的玄妙,而且在于深刻的思维逻辑和充满良善的讨论。

什么是真经?

“所谓真经,就是能够达到寂空涅槃的究竟法门,可悟不可修。修为成佛,在求。悟为明性,在知。修行以行制道,悟道以性施行,觉者由心生律,修者以律制心。不落恶果者有信无证,住因住果,住念住心,如是生灭。不昧因果者无住而住,无欲无不欲,无戒无不戒,如是涅槃。”

什么是佛教?

“佛乃觉性,非人,人人都有觉性不等于觉性就是人。人相可坏,觉性无生无灭,即觉即显,即障即尘蔽,无障不显,了障涅槃。觉行圆满之佛乃佛教人相之佛,圆满即止,即非无量。若佛有量,即非阿弥陀佛。佛法无量即觉行无量,无圆无不圆,无满无不满,亦无是名究竟圆满。”“佛教以次第而分,从精深处说是得到天成的道法,道法如来不可思议,即非文化。从浅义处说是导人向善的教义,善恶本有人相,我相,众生相,即是文化。从众生处说是以贪制贪,以幻制幻的善巧,虽不灭败坏下流,却无碍抚慰灵魂的慈悲。”

智玄大师:“大爱不爱”。

“弱势得救之道,也有也没有。没有竞争的社会就没有活力,而竞争必然会产生贫富,等级,此乃天道,乃社会进步的必然代价。无弱,强焉在?一个‘强’字,弱已经在其中了。故而,佛度心苦,修的是一颗平常心。”

看完这段,酣畅淋漓。

关于养儿防老的论述——颠覆认知

“养儿就是为了防老,那就别说母爱有多么伟大了,养来养去还是为了自已,那是交换,等不等价还两说着呢。碰到不孝顺的,就算赔了。养儿防老,那父母就是你天然的债权人,而且这种感情比山高比水深,你永远想的就是还债报恩,所以这种文化就是让每个人都直不起腰来,你看这个民族就是老弯着腰,而老人越是觉得养儿防老,他就越容易觉得吃亏,心里就越苦。”

这段话对国人的传统观念冲击太大。养儿防老众所周知,但如果养儿防老,你就是把自己的生存和生活寄托在了别人身上,你要依赖别人而活。依赖别人是直不起腰的,因为你靠别人。做独立自主的人,才会活的好,活的自信,活的有尊严。

关于得救之道的思考,对中国文化的批判的体无完肤。

中国的传统文化是皇恩浩荡的文化,他的使用是以皇天在上为先决条件。中国为什么穷,穷就穷在幼稚的思维,穷在期望救主,期望救恩的文化上,这是一个渗透到民族骨子里的价值判断体系。太可怕了!

圣经的理由是,因信主得救了,上天堂, 因不信有罪了,下地狱。用这种哄孩子,吓孩子的方法让人去信,虽有利于基督教的实践,却也恰恰迎合了人的怕死的一面,贪婪的一面,这样的因果关系已经不给人以自觉自醒的机会,人连追求高尚的机会都没了,又何以谈高尚呢?

《圣经》告诉世人了,要进窄门。不因上天堂与下地狱的因果关系,而具有极高的人生境界就是窄门。窄门是基督道德理想的最高价值,进了窄门,神会告诉你:我是不存在的,神就是你自己!

觉悟天道,是名开天眼。你缺的就是这双眼睛,你需要的也是这双天眼。是一双剥离了政治、文化、传统、道德、宗教之分别的眼睛,然后再如实观照政治、文化、传统,把被文化、道德颠倒了的真理真相再颠倒回来。

透视社会依次有三个层面:技术、制度和文化。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任何一种命运,都是那种文化属性的产物。强势文化造就强者,弱势文化造就弱者。这是规律,也可以理解为天道,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这世上原本就没什么神话,所谓的神话不过是常人的思维所不易理解的平常事。无论做什么,市场都不是一块无限大的蛋糕。神话的实质就是强力作用的杀富济贫,这就可能产生两个问题,一是杀富是不是破坏性开采市场资源?二是让井底的人扒着井沿看了一眼再掉下去,是不是会让他患上精神绝症?”

小说的爱情故事

一曲《天国的女儿》引出的一段凄美绝伦的天国之恋。音乐,用一种无形的力量让丁元英和芮小丹成了知音,在生命轨迹上发生了交汇。

面对芮小丹的关心,面对芮小丹的好,丁元英做了深刻的思考,“红颜知己自古有之,这还得看男人是不是一杯好酒,自古又有几个男人能把自己酿到淡而又淡的名贵,这不是为之而可为的事,能混就混吧”。

“淡而又淡”和“名贵”,就是凡夫俗子情爱的理想追求和最高境界,这也是丁元英努力想做到的。他们爱得纯真,似乎纤尘不染,就像丁元英讲的那样:“当爱情需要用天长地久来证明时,这段情感也就到了尽头。所以,爱不需要证明,不用旁人来理解,双方体会到就好”。

世俗之中,我们往往有某种定式来理解双方的感情,猛然一想,要用来证明的爱情还能长久吗?所以,《遥远的救世主》在情感上还告诉我们,只要是需要证明的爱情,这段爱情就有了错误!他们并不相互依附,不求白头到老,而是珍惜相识的缘分,珍惜眼前的拥有。芮小丹爱的真诚,爱的热烈。

丁元英淡泊名利证到“一切有为法,应作如是观”的内心深处,其实是渴望着情感呼应,渴望得到一种博大、温润的爱;他是这个不动声色的生活旁观者,却成了义无返顾对爱至情至圣的人。无私、单纯、本真的芮小丹,给予了他这种爱。“此生得你红颜知己足矣”,这是丁元英的肺腑之声。从丁元英对芮小丹的感情过程来看,恰恰是孤独的人,一旦走入真爱,定会强烈、专注到极致。

“当生则生,当死则死”,在面对爱人的离去时,丁元英发出了这样一声叹息。这是情爱达到极致时一种唯美又无奈的生命感悟。芮小丹执着追求的是自性自在、生命至美和爱情永恒,当她面对亡命通缉犯时她毅然的掏出了手枪,履行做为一名警察的职责:同罪恶战斗到底。

所以,她向丁元英打电话只是在做一种临死的道别,但丁元英却竟自无言了,那一刻,他们两人的灵魂得到了升华,真正的交融在了一起。他的无言和芮小丹的自杀共同营造出了他们爱情的脱俗与超然,这是丁元英的对人性意识和思维素养的认知,也是芮小丹对永恒爱情和生命内在的诠释。

“一切因果,皆有定数,生是过客,去是归人 。”芮小丹以死换取了永生,她才是天国的女儿。

关于文化的思考

对文化密码和文化属性的深刻认识,以及对社会变革时期中国社会现状的透彻研究,丁元英在设计格律诗音响公司和王庙村音箱生产基地的相互关系时将两部分各自独立,对发烧友组成的音响公司采取股份方式进行制约,通过“强力作用的杀富济贫”使得格律诗公司强行进入市场。对王庙村音箱生产基地则采取“用小农意识治小农意识”的方式。

“在产品生产各道工序的农户之间实行小农经济的买卖关系,现金交易,一环制约一环,谁出问题谁承担损失,不影响别人的利润。允许弱势文化背景下的农民有一个适应的过程,让市场去纠正他们,最终用经济杠杆来解决产品质量和生产成本问题。”就这样,丁元英依靠自己的智慧,依靠自己对文化属性的理解,在王庙村完成了这个神话,送给了芮小丹一份超越古人千金一笑的礼物。

从在德国成立私募基金在股市呼风唤雨,到给欧阳雪指定一只股票让其狠赚一笔;从芮小丹开始思考文化属性,到向丁元英要一个超凡脱俗的“礼物”;从格律诗音响公司的成立,到后来的诉讼和退股事件;从王庙村音箱生产基地的建立到合法的“杀富济贫”,整个“神话”事件里,丁元英并没有任何能让人感到“神”的招式,更没有什么神奇的魔术,“每一件具体的事都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普通事”。

丁元英的智慧就在于“他的的确确是在公开、公平的条件下合理、合法的竞争,一切都是公开的,一切都是顺应自然规律的,没有任何秘密和违法可言,所谓的‘神话’竟是这么平淡、简单!”正如丁元英自己说的:“这世上原本就没什么神话,所谓的神话不过是常人的思维所不易理解的平常事。”

的确如此,丁元英所设计的“神话”无非是遵循了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无非是超越了常人所能理解的因果关系而已。神奇源于对客观规律的把握。当看到整个项目的运作都是那样有条不紊、惊叹丁元英料事如神的同时,作者的用意在于,强调对客观规律的准确认知和把握。

丁元英的神奇并非是他有多么高贵的血统和大脑,而是他对市场竞争规律的认识的确达到了超然的境界。他在进行项目构思的阶段,对大量的相关行业信息、事件、领军企业、竞争格局等因素进行了充分的了解与分析。

从而在项目起步时就确立了自己产品在市场中的绝对竞争优势,其中涉及到了许多领域的规律性研究,例如市场竞争中的成本控制、如何回避恶性竞争的法律陷阱、怎样借助全球化趋势为自己的产品合理造势、股份制企业的运作如何规范,而且精通法律的丁元英早就料到了竞争对手会对自己廉价的质疑,从而在项目开始运作时就在股东会记录、各工序间的合同关系、公司与农户的关系界定等方面,进行了周密的设计和安排,而这些当初看来无关紧要的细节却成了扭转乾坤的杀手锏。正因为事先对这些相关的规律性问题成竹在胸,这个神话才造就得如此精彩。

“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就是‘天道’”,如丁元英说的那样“不管是文化艺术,还是生存艺术,有道无术,术尚可求也,有术无道,止于术”,信守“天道”的人就是“明白人”。难怪芮小丹目睹这一切后思考到:“原来能做到实事求是就是神话!原来能说老实话、能办老实事的人就是神!因此可见,让人做到实事求是有多难,让人做到说老实话、办老实事有多难,而做到的人却成了说鬼话、办鬼事,倒行逆施。”

芮小丹得出的结论就是:“神就是道,道就是规律,规律如来,容不得你思议,按规律办事的人就是神。”由此观照现实社会,人人都知道要实事求是,但真正实事求是地为人处事却难上加难。

要做到实事求是,人们需要的是一双“天眼”,丁元英就具有“一双剥离了政治、文化、传统、道德、宗教之分别的眼睛,然后再如实观照政治、文化、传统,把被文化、道德颠倒的真理、真相再颠倒过来”。用这双“天眼”去观照文化属性和命运的因果关系,人们才能够有超越常规的因果思维,才比较容易看到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当然,这还需要当事人自身的悟性,需要当事人在具体的事件中能够真正觉到悟到。

其实,许多事情就是如此,越想依靠别人拯救自己就越是靠不住。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得救之道就在于自己行动起来,真正相信自己的力量,真正去积极地努力,人们就能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的神话。这也是小说留给读者最有思考价值的地方。

小说人物解读

“《自嘲》:本是后山人,偶坐前堂客;醉舞经阁半卷书,坐井说天阔。大志戏功名,海斗量福祸。论到囊中羞涩时,怒指乾坤错。”这是真实的丁元英!股市中的投机者,商战中的鬼才,几近得道的极品混混。

丁元英对世俗凡尘的参悟已经达到佛家四大皆空的境界,他参禅悟道,却始终坚持无神论。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能够面对从成功的顶峰到人间的差异,能够面对数亿资金的运转到每日方便面的落差。一个人,能够从容地面对生命中的一切变故,那么他就已经脱离了人的境界,变得超然与脱俗。

对于丁元英这个人,你用是什么或不是什么来评价他都不合适,也不准确,所谓“言语道断,一说就错”,把大家的评价全摆出来作如是观就好。用其好友韩楚风的话来说“他是个明白人”。的确,他把社会、文化、政治、经济、教义、传统等等都看得明明白白。他在股市中得心应手,似乎是完全破解了股市的密码。

在设计“北京格律诗音响有限公司”和王庙村音箱生产基地这两个实体时则表现出极高的智慧,说他运筹帷幄一点儿也不过分。甚至他的对手林雨峰也不得不叹服他有着“严谨的思维和繁杂事物的精确判断”。难怪他的助理肖亚文这样评价他:“认识这个人就是开了一扇窗户,就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听到不一样的声音,能让你思考、觉悟,这已经够了。其它还有很多,比如机会、帮助……等等”。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生活上不拘小节,交往上不善应酬,性格上比较孤僻,言语上奇谈怪论,他的德国同学詹妮说他“更像个魔鬼,是那种永远不会活给别人看的人,很难说他比教徒更好还是比强盗更坏”。五台山智玄大师则评价他的真实品性是“三分静气,三分贵气,三分杀气”,“还有一气住于身中,游离心外——痞气”。

芮小丹是个有思想,有主见的人。在她遇到丁元英之前,她也可谓是女人中的强者了。不论相貌,学识都是上上之选。但跟丁元英的相识,相知,相处之后,就发现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人的思考模式不同,对事物的定位不同产生的距离可谓是相当的悬殊。如果丁元英的存在是让人觉到悟到的话,那么第一个受益的人就应该是芮小丹了。

丁元英开启芮小丹的心智,让她悟到了文化属性的作用是那么的强大,芮小单在三天的加强后,就能审问一个智商如此之高的王明阳,八个小时的对话,从天说到地,一句“神即道,道法自然,如来”就让十恶不赦的王阳明道出犯罪事实、出卖同伴和给他带来灵魂归属感及心灵的净土。

她自己都不明白说了什么,为何丁就能预料得出呢?强大到她可以放弃从警和当律师的理想,转而想去搞文化属性传播公司;强大到她可以“当生则生,当死则死”,可以为了身上的警服、为了给世人留下自己完美的形象、为了让自己的爱情能够得到永恒而坦然的面对死亡。

丁元英以其深厚的学识和对中国现状及文化的认知,使其对所推崇的文化属性以其强大的道德规范和意识牵引,让芸芸众生为了更高境界的精神追求而去奋斗、献身、殉道。丁元英为了实现给爱人的礼物,他策划和导演了一出震惊商界的杀富济贫神话,让王庙村的农民小富了一把,他俨然成了王庙村除了天主教堂里的耶稣以外的另一个主。

穷苦百姓心中一直期望救世主出现帮其脱离苦海脱贫致富,丁元英的出现正好使他们精神世界里的耶稣、佛祖得到显示寄托,丁元英也没有让他们失望,在他们付出廉价劳动力和破坏环境的代价下通过思想改变和自力更生带来的致富甜头;也的确获得的经济收入。

但是,当格律诗公司和乐圣公司合作真正形成规模、走向世界的时候,王庙村的生产线肯定满足不了公司生产发展需要,淘汰和打回原形是发展的必然,农民们还给回到田里继续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围着一亩三分地求生存。个人或私营企业的扶贫救不了他们,能做的,就是通过一种方式让他们接受市场经济的生存观念,即使是国家的扶贫政策做指导和财政投入做保证也不能真正改变贫困的面貌,没有永远的利益收获和天上掉馅饼的白食,“杀富富不去,救贫贫不离,”一定要农民从思想上觉悟到自力更生的重要性才能真正的脱贫致富。

丁元英通过对音响的嗜好认识了三位发烧友——冯世杰、叶晓明和刘冰,这三人是普通人民的典型形象,想致富、想改变命运,想干一番事业,却又畏首畏尾,贪得无厌,总是摆脱不了小农意识的局限性。

丁元英就像一个世外高人一样把他们从井底带上井沿向外面的世界开一眼,取得怎样的成绩,达到怎样的高度,就完全取决于他们的觉悟和对自身文化属性的修炼。丁元英不是布道者,最多算是一个引路人,但是他身边的人却像是着了魔一样,他只是自己画了一个线,身边的人依照自己的文化属性和觉悟去把线围成一个圈 。丁元英让欧阳雪觉悟了商场的残酷和智者的强大操控力;让肖亚文获得了机会开启了一扇窗户,成为了格律诗的掌门人和杀富济贫最大的赢家。

在丁元英给他们的生活带来改变和思想带来冲击的同时,他们“觉到悟到”在高人的指点迷津下、在救世主的护佑下成功是很容易的。但是最后他们都“觉到悟到”了救世主不在人间在遥远的天国,他清楚认识人性的弱点。俗话说,商场如战场,市场竞争你死我活。因为丁元英强力作用的杀富济贫使得这些比喻在这部剧中得到了生动的展现。

其中,有两个因这场商战而殒命的人物值得一提,其一是音响行业老大乐圣公司总裁林雨峰,他是号称中国音响界只有矛没有盾的第一号领军人物。刚愎自信,不乏才干,但在自己发起的诉讼竞争中却惨遭失败,最终驾车坠岩自杀。丁元英用他的知识内涵和对人性本能以及社会法则的认识,凭借王庙村的廉价劳动和破坏性开采市场资源,让格律诗公司以违背市场竞争价格为策略漂亮的打赢了一场生存战役和问题官司。使杀富济贫的神话成了现实,使音响界的新生儿撂倒了大哥大,使常人眼中的不可能变成了可能,这一切都源于丁元英获取了文化属性的密码,这一刻他俨然就是你死我活的商场的神。

再一个就是格律诗公司曾经的创业股东之一刘冰,他志大才疏,聪明有余,又处处暗藏心机,期望不劳而获的强盗逻辑,去追求一种虚幻的上流生活,这是典型的弱势文化违背客观规律依靠救世主的文化。最终个人野心没能经得起丁元英的测试,彻底暴露了自己的丑恶嘴脸,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这两人其实都有许多种选择,但前者无法面对失败,活不起了,而后者太过自私,结果丧心病狂、聪明反被聪明误。把他们两人的死算到丁元英身上显然是牵强的,只是通过丁元英去完成一个带有魔力的神话,在此过程中,让人们找到认识自身弱点的镜子。

最后

不得不说,这是一部不得不看的小说,也是一部可遇不可求的完美佳作。如果你还没有看,强烈建议赶紧去看。如果你已经看了,建议多看几遍。因为每看一遍,都会让你思考、沉淀、升华……

责任编辑:【挂件-装饰及分隔线素材篇】漂亮的装饰吊挂框系列素材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