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件-装饰及分隔线素材篇】漂亮的装饰吊挂框系列素材7善学中医者,药性从来不用死记硬背!中医基础理论14

​五行的生克乘侮,如何在具体的疾病中指导临床?

据说是抄下来的:民间道医高手的临床笔记!
很实用的表格:阴阳虚实鉴别表!
经方大家岳美中的6个中医治“湿邪”经验,用过的人都说疗效好!
【免责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导读:临床上土衰木乘,胃病治肝者多不胜数;小儿脾胃虚弱,土不生金的咳嗽也时时可见,这些不治本脏而治他脏以求之平衡的治疗方法都是源于阴阳五行学说,看似不可思议,却是在医疗实践中经得起时间检验而列为常法。此文即是以临床实践之依据,详细列举运用阴阳五行学说治疗各式各样疾病的思路。
阴阳五行学说的举例应用
以下以某些病种为例,说明在临床上必须运用阴阳五行学说的体会。
【甲状腺机能亢进】
症状有情绪急躁,消瘦,消谷善饥,腹泻,出汗,四肢震颤,突眼,甲状腺肿大等。
以中医的理论来分析“诸风掉眩,皆属于肝”,“肝主怒”,由于肝木亢盛,所以情绪急躁,手颤;
肝开窍于目,肝之经络外循行,从大敦至期门,内循行则从期门“入膈贯肺,过颃颡,经目系入巅顶”,故突眼;
甲状腺肿大的症状与肝经有关;
消谷善饥是因为肝胆阳亢,疏泄过度,灼伤水谷精微之气,所以饮食自救;腹泄是肝木乘脾所致;
“阳加于阴谓之汗”,由于阳气亢盛,迫使津液泄溢,故烦热汗出。
治疗甲亢如单纯用海藻、昆布、土贝母、生牡蛎、夏枯草等,并不能取得比较稳定的效果。
参据现代医学,含碘药物不能根治甲亢,只是在甲亢危象时,暂用以控制病情。
在中医临床上须用阴阳五行学说进行辨证论治。
临床实践证明,有些病人在不服用抗甲状腺药物的情况下,可以取得比较稳定的效果。
治疗方法以针对肝木为主,其法有五:
(1)强金制木:
恢复肺金清肃之气,以抑制肝木亢盛。药物以沙参、麦冬、石斛、百合为主。
(2)培土荣木:
脾胃为营卫之源,肝木亢盛,克侮脾胃,必致营卫不足。营血渐虚,无以濡养肝木,故培土以荣木。药物以参、术、苓、草、扁豆、莲肉为主。
(3)滋水涵木:
即滋阴柔肝之意。药物以参、术、苓、扁豆、莲肉、甘草为主。
(4)酸泻肝木,疏肝敛阴:
“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以辛补之,以酸泻之”。所谓以辛补之,肝主升发,顺其性为补。观《素问·至真要大论》,对厥阴肝木之胜,多用酸泻之法。酸泻肝木以白芍、乌梅、木瓜为主;疏肝敛阴以柴胡、白芍为主。
(5)和阳熄风:
即缓和阳气亢盛,平熄肝风内动,主要药物以桑叶、钩藤、连翘、黑山栀、丹皮为主。
以上五法以酸泻肝木之白芍、乌梅、木瓜为主要的方法。
甲亢患者,虽多表现为肝胆阳气亢盛,本可用苦寒降火之剂,吴鞠通所谓“直折苦降法”。但甲亢患者多腹泄、消瘦、乏力,即使有的病人不腹泄,而消瘦、乏力也属脾虚之象,治疗时如果只看到阳亢的一面,肆用龙胆草、木通、川楝子、山栀子等苦寒药物,则脾胃更伤;如只看到阴虚的一面,过用生地、女贞子等滋阴柔肝药物,则腹泄更重,此其一;
此病多表现五志化火的现象,如烦躁易怒,或陡然阳升烦热,虽云气有余便是火,但阳亢阴伤,又不宜用苦辛行气之品,以其苦辛化燥而阴液愈伤,此其二。
唯白芍、木瓜、乌梅既不苦寒伤中,又不化燥伤阴,且有酸收止泻之益。基于上述原因,故以酸泻肝木为主。
【不完全性幽门梗阻】
中医称反胃,有朝食暮吐、暮食朝吐的现象。上腹有振水声,中医称为停饮。脾主运,胃主纳,此病食后不运,最后吐出,属于“两土同崩”。
若单纯运用健脾和胃止呕之药,多不奏效。
从五行学说分析,火生土,中焦脾胃腐熟水谷,必假命门之蒸腾,这也属火生土之意。
此病在空腹时或呕吐后脘腹比较舒适,进食后则立即上腹胀满,上腹胀满严重时,病人但希吐出为快。空腹病轻,食后则重,故难以单纯用脾虚解释。
这是由于命门火衰,不生脾土,脾胃既虚,而肝木亢横所致。
根据阴阳五行学说,其治疗方法,补命门之火,温运中阳以附子、益智仁为主,益智仁有燥脾胃,温中止吐之功。疏泄肝木以半夏厚朴汤、四逆散之类。附子、半夏虽为配伍禁忌,但炙半夏、熟附子同用,经多年运用,未见不良反应,而且治疗此病非半夏、附子同用,不足以通阳止呕。
但须说明,上述的治疗,只适用于溃疡病合并幽门附近炎症、水肿及痉挛所致的幽门梗阻。如因瘢痕收缩所致者,则不能奏效。
【慢性支气管炎】
老慢气、肺气肿的病机是复杂的,非单味药可治。
曾治一例中年男性,慢性气管炎、肺气肿患者,病史10余年,四季均发作尤以冬季为重。此次发作已近两月之久,心率快,但无明显心衰,虽经中西药治疗,如联合使用抗菌素、中西药止咳平喘祛痰等,而仍不能平卧,喘息不止。
后经问诊了解到每天腹泄4〜6次,溏便,或稀水便,特别是食后即泻,其腹泻比咳喘的病史更长。
据此,其病机是土不生金。肺主宣发、肃降,水谷精气通过肺的宣发作用而输布全身,不能宣发则聚液成痰;不能肃降则咳逆上气。
原因是脾虚造成的,故摒弃一般平喘止咳之剂,改用六君子汤加干姜、细辛、五味子。
通过补土生金法的治疗,病人不仅咳喘明显好转,而且腹泻也显著减轻,这说明“治病必求其本。”
即使是急性支气管炎,也可看到五行的关系。
木火刑金的咳嗽,多见于中年以上女性病人,有外感病史,头痛,恶寒,流涕。但表解后,咳嗽经久不愈,甚至数月不止,喉中燥痒呛咳,晚间加重,脉弦滑有力。
此系外感引动厥阴风木内动,反侮肺金,治疗以强金制木,如北沙参、麦冬、石斛之类。平熄厥阴风阳用丹皮、黑山栀、桑叶之类。呛咳严重,病程较长者,必要时可用少量羚羊角清肺肝之热邪。
【小儿咳嗽】
在儿科临床常可见到小儿平素甘肥无度,中焦脾胃积热甚重,所谓“饮食所伤,始传热中”。
外感咳嗽以后,外感发热虽退,但咳嗽半月、一月不止,多中午咳重,虽遍用青、链、庆、卡、红、环,而咳不稍减。
土生金,中焦积热灼肺,所谓“聚于胃,关于肺”,其治必以清中焦之积热为主,如焦三消、厚朴、竹茹、知母之类。阳明热盛,大便秘结者,必用白虎、承气合法。
只要大便泻下,则咳嗽明显减轻。按五行学说虽曰“虚者补其母,实者泻其子”,如中焦积热熏灼引起的肺不肃降、咳逆不止者未尝不可“实者泻其母”。
【子宫功能性出血】
由脾虚所致者,治当补脾;由肾虚所致者,治当补肾。
其中有一种类型,每于经前情绪急躁,周期短,血量甚多,经期长,经前乳房胀痛,思冷饮,脉弦滑,弦数有力,舌红。
此属肝阳亢盛,扰动营阴,肝盛克脾,脾不统血所致。
曾治一例,年50岁,一次月经用11包纸,同时伴有上述诸症。
曾有人处方,其中红参9g,黄芪30g,嘱予先购药,何时月经来潮,就即刻煎服。病人服后,心神烦躁,自谓有要发疯的感觉,不能自主。颜面潮红,自觉身热如火烘,血量更多。
这是由于本属肝阳亢盛,扰动营阴,反用参芪甘温大补,犯“实其实”之忌。
治当以泻肝胆相火,苦寒坚阴为主,用胶艾四物汤重加黄柏、黑山栀、焦丹皮,佐白术以实脾摄血。
此证用四物时,还要注意到川芎、当归均为辛温之品,辛温为阳,故用量要轻。生地凉血,白芍柔肝敛阴,故白芍、生地用量要重。
取效的迟速,就在于用药的阴阳进退之机。
【失眠】
失眠的病机很多,一般说,“阳入于阴则寐,阳出于阴则寤”。
失眠可因阳亢而不入于阴,多于烦劳阳升所致;有的是由阴虚不能纳阳。阳亢不入于阴者,治疗以泻阳为主;阴虚不纳阳者,以滋阴潜阳为主。
治阳亢不入阴者,用山栀、黄连、莲心等;阴虚不纳阳者,用女贞子、白芍、生地、麦冬、生龙牡等。此外,桑叶有凉血除烦的作用,故不论阳亢或阴虚者,均可酌用。
【小儿夜啼】
初生婴儿,常有夜啼之症,彻夜啼哭,虽百般调护,啼不稍止,有半月、一月不愈者。虽非重症,但患儿常因此引起脐疝、腹股沟疝等症,且长期影响父母夜眠。一般多由心火亢盛所致,木火相生,心火炎上,多导致肝火炽盛,故常睡中惊抖。
治疗以泻心肝火邪为主。如桑叶、钩藤、丹皮、山栀子、黄连、麦冬、莲子心、竹叶等。泻火则阳入于阴而安睡。
【结束语】
中医学的理论是十分朴素的,不理解阴阳五行学说的同志,总认为它是封建迷信的,因之对它有极大的反感。
但也应该看到,由于我国是一个文化古国,有文字记载就有3000多年的历史,在长期的医疗实践中总结出来的经验和理论,其中存在着丰富的符合客观实际的真理。特别是其中包含着许多为现代医学所未发现的某些内容,并且某些内容为目前的科学水平所不能解释。
如果把祖国医学独特的,行之有效的医疗实践经验和基本理论,用现代科学方法加以研究阐述,则不但可使古老的祖国医学现代化,而且必能在许多方面丰富现代医学的内容。
文源:本文节选自《医学困事录—王士相学术经验集》,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作者/王士相
责任编辑:【挂件-装饰及分隔线素材篇】漂亮的装饰吊挂框系列素材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