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件-装饰及分隔线素材篇】漂亮的装饰吊挂框系列素材72014-7-24至2014-7-29青海甘肃6日游民间高人透露不为人知的八字密码断生死口诀

青海行纪

西北火车自助行 天水+西宁 5日(上海出发)
青海十日游行程
上帝滴落凡间的最后一颗眼泪

在这个冬季,终于痛下决心,出去走一走。

目的地定在青海。

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是,在青海驻军的朋友邀请我去,另一个隐藏起来的原因是,自八月起就无法平复的心境,需要一次独自旅行来让它平静。

冬季的青海湖,恰是没有人迹的地方,适合反思、平复。

【行程攻略】

如果要给游人当做自助游的攻略,我会这样写。

青海四日日,共花费 2228 元。

路线:北京 —— 西宁 —— 德令哈 —— 茶卡 —— 青海湖 —— 倒淌河 —— 日月亭 —— 湟源古城 —— 西宁 —— 塔尔寺(湟中县) —— 西宁 —— 北京

D1 ( 2011-12-13 )

北京 —— 西宁 —— 德令哈

费用: 862 元

中午从北京出发,搭乘 MU2078 航班,从首都机场 2 号航站楼到西宁曹家堡机场, 11:40-14:10 。费用: 600 元

乘坐机场巴士到西宁老火车站(位于建国路,已拆)。费用: 21 元

乘坐公交专线到西宁西火车站。费用: 1 元

如果运气好,可以赶上西宁 16:50 到德令哈的 T222/T22 次火车,票价 73 元, 22:37 到达。我运气不好,刚巧错过,于是坐大巴, 6 点从火车西站西边的汽车西站出发,午夜 1 点,到达德令哈柴达木路口。费用: 80 元。

夜宿德令哈海西宾馆,费用 160 元。

D2 ( 2011-12-14 )

德令哈 —— 茶卡

费用: 432 元

德令哈很小,俩小时就能把城北逛遍。在美食街门口的 “ 民和手抓面片馆 ” 吃饭,面片 + 炕羊排,费用 63 元。

午后包车去情人湖和外星人遗址,时间: 4 小时左右。费用: 240 元。

晚上在美食街里的 “ 顺和饺子 ” 吃羊肉芹菜水饺,费用: 9 元。

坐 9:40 到西宁的卧铺巴士, 9:30 那班是普通巴士,即前一晚从西宁上德令哈的那班,司机熟稔,准备带上我,但满员,就和卧铺车司机说了,载我到茶卡小镇,收费 40 元,后来没有收钱。费用: 0 元。

12 点半左右到达茶卡镇,宿银湖宾馆,费用: 120 元。

D3 ( 2011-12-15 )

茶卡 —— 青海湖 —— 倒淌河 —— 西宁

费用: 177 元

茶卡镇极袖珍,只有主道和去盐湖的道路,主道长度不到一公里。

清早 6 点半,追着太阳跑了4 公里去茶卡盐湖看日出,零下二十多度,差点冻死,九点左右往回走,在盐厂门庭处休息,搭厂里便车回到茶卡镇。费用: 0 元。

在镇子上 “ 清真兰州杂碎 ” 吃杂碎,费用: 11 元。

搭卡车去青海湖,卡车司机是回西宁的,顺路带上我。本欲走高速,为了我专门走了青海湖南边的国道,路况尚可,有100 公里左右湖区。路过当地人交易集中地黑马河镇、青海湖、几乎没水的倒淌河、没啥意思的日月山日月亭、已改建为新县城的湟源古城,最后到达西宁。从中午 12 点走到傍晚 6 点。费用: 0 元。

在西宁大十字东边的北京华联超市旁 “ 陈家高蛋酿皮 ” 吃酿皮,费用: 5 元。

宿汉庭大十字店,费用: 161 元。

D4 ( 2011-12-16 )

西宁 —— 塔尔寺 —— 西宁 —— 北京

费用: 757 元(约)

十点左右退房,从住处打车到昆仑桥(又称管理处),费用 6 元。

坐车前往湟中县,公交 3 元,打的 80 元,我和其他人拼坐专门跑这条线路的的士,每人 10 元,可直达塔尔寺。费用: 10 元。

塔尔寺门票: 80 元。

在湟中可以吃到西宁市最好的杂碎,费用 10 元左右。如果住宿,可以选择县政府招待所, 138 元一晚,古旧,但是很干净。不住宿的话,从塔尔寺返回西宁 10 元(昆仑桥下车的地方有烤羊肉串, 1 元 / 串,味道尚可;向北走,可以到北京华联大西门店,当地人推崇的物廉价美的超市;再向北一点点,就是传说中的 “ 大西门 ” ,看起来很豪华的饭店,有地道的地方小吃,一碗干拌面——和武汉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儿——才 6 元),之后打车去七一路 10 元,坐机场大巴去机场 21 元。

CZ6993 , 21:45 从西宁机场出发, 00:05 到达北京。费用: 610 元。

Tips :

1 、青海很干燥很干燥很干燥,千万不能忘记带润唇膏,面部要随时补水。

2 、即使是冬季,仍然阳光大好,所以千万记得带防晒霜,否则就像我一样,呆了两天,就发现自己几乎被晒出高原红,幸好带了补水面膜临时补救。

3 、风景很漂亮,相机千万要高配 ~ 错过很可惜。

【旅途】

事实上我是 17 日晚才离开西宁的,我在湟中县住了一夜,确定了一些东西,然后才完满离开。

不得不说的是,这是一次未经预谋的旅途,却又几经思虑,预谋已久。

一个月前就决定借口到北京开会的机会溜去青海,而在原先的计划里,准备从西宁去德令哈,第二天或者第三天从德令哈回西宁,第四天从西宁去青海湖环湖一周,第五天上午去塔尔寺,晚上回北京,茶卡盐湖,如果没有时间就不去了。但是在西宁到德令哈的夜班巴士上,在司机的建议下,改变了第二天的行程。这样一来,原先紧凑的时间变得十分宽裕,而除了机票,所有的计划打乱重来,颇有些冒险的味道。

有人形容我这一次出游,是在闯荡江湖。

1 、抵达德令哈

德令哈很小。

当知道德令哈在青海时,不顾一切,也要将其纳入行程。

也许因为海子的《日记》,便生出这般情结,只希望能在这个冬季,穿越海子的城。

在那里,看见星瀚灿烂。

在那里,体会冷地,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海子在德令哈车站的时候,他说,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我不知道我可以告诉谁,今夜,我在德令哈。

坐在巴士上的时候,心知这个小城,应该是梦回千百遍,早应该去的地方,因此即将于凌晨抵达的陌生地,内心十分平静。

路上很冷。

车窗玻璃内结了冰,大概有三毫米的厚度吧,摸上去硬邦邦的。我所生活的城市,或者大部分曾抵达的城市,冬天里窗外能有霜已然罕见,像这样内部结冰,前所未有。这是冬季的高原给我一个下马威吗?我笑起来。

所幸座位下面就是发动机,让窗玻璃留了半个手掌大的缝隙,朦胧,却仍可以看见窗外的夜色。一片漆黑。

热气突突地吹在腿上,很快就困倦。

枕着一大块切片面包入睡。(那地的面包实在是干硬无味,当枕头倒十分合适。)

醒来时车停靠路边,车上人下去小解,我亦跟下车舒展身体。

茶卡服务区,不知道为什么称之为服务区。目之所及,没有房屋,或者说,没有任何建筑。男人和女人,在路边的荒地里各自解决。反正都黑,互相看不清。

上车后整个人清醒了,便与换班休息的司机攀谈,知道茶卡其实不仅仅是服务区,也是小镇,乌兰地区的交通枢纽,往德令哈、格尔木、都兰,乃至敦煌、拉萨的车子,很多都会从此处路过。又因这里有茶卡盐湖在,世界上最大的湖盐产区,故有专门的盐厂,常有运输车往来。所以茶卡镇的干道虽不算长,却也有镇政府、很多旅馆、一些地方小饭店和少数商铺。虽然没有医院、学校,但政府设有卫生所,基本生活保障尚能满足。只是夜里我们走镇子旁的高速,未从镇里穿过,所以看不见建筑。

那时心想,不知在镇子上住上一个月,也许能看到更多想看的东西,体会更多生活的深意,鼓起更大前进的勇气,寻找更多路上的欣悦。当然,后来在银湖宾馆住宿时问了一下,不开发票,可以按 90 元每天收取住宿费。此是后话。

午夜抵达德令哈。

因为司机照顾,在离住处最近的路口停,又指明了道路。

午夜小城没有人。

原本就是人烟稀少的西部,到那时间,车影人影都不见,只有路灯极亮,街道很干净,清清冷冷的感觉。

恰海西宾馆前台的小丫头打电话来问我什么时候抵达,是否认路。告诉她已到门口。她便把大厅的灯打开,方便我找。夜间温度虽低,但这个城市里初次接触的人,让人心生暖意。她一直在等我,因为我预定了他们的房间。

海西宾馆在海西州州政府对面,旧式宾馆,但极干净。屋子为了保暖,采用的双层玻璃,房间里生了暖气(据说德令哈的暖气可以从前一年的十月一号起,一直供到来年的五月一号),但不气闷,外套脱掉,有点秋寒的味道。

那一夜睡得很安心。

我在德令哈。

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回到故乡的感觉。

2 、情人湖

克鲁克湖和托素湖,在当地人的口里,称他们是情人湖。

一个淡水,一个咸水,属性截然相反,却通过中间一条小小的短促的河流,紧密相连。

我先抵达的是克鲁克湖,因是淡水湖,水面湖边都植物茂盛,颇有生机。

当日德令哈的温度在零下 15 度到零下 1 度之间,克鲁克湖冻得非常严实。大片枯黄的芦苇在冰冻的湖中铺呈,金黄一片,十分瑰丽。牧人放任自己的羊群在冰面上啃芦苇。我下车,靠近了去拍。羊回头看我。我们互视。我站在冰面上,并不由自主向羊群靠近。突然,从白羊群中的某处冲出一只黑羊,恶狠狠地瞪住我,大叫着竖起了它的角。我慌忙向后跑,冰面光滑,差点摔倒,却是一步都不敢停下来。黑羊一路追来。它大略是头羊,觉得我有侵犯的意味,所以前来驱逐。一直把我追到公路上去,那只羊才停住,瞪我一眼,然后站定,捍卫它的群族。再向前走,可以看见湖心小片没有冻结的水域中,有成群的白天鹅悠然浮水,可惜相机的焦距不够,无法拍下来。

离开克鲁克湖水域,路是沿情人河向前的,并不多远就入了荒凉区域,路边只能看见大株的戈壁植物和死去的动物的骸骨,以及尚未腐烂殆尽的黄色的皮毛。知道是进入咸水湖托素湖的领地了。果然,转个弯儿,就见到深蓝色的托素湖在寒冬中波光粼粼。

它一点都没有冻结,你唯一能在水面附近寻到的白色就是水沫,被浪头推到岸边,聚集起来,因为咸,所以不轻易消散,像洗衣粉的泡沫一样堆成一片。

白公山外星人遗址在托素湖旁边。当地人称那山为猴山,说是像极了猴子,我倒并不觉得,大概是角度问题,看起来就是一座沙子堆成的山。的确,听说那山与托素湖水间的地面上,曾经矗着许多一根一根独立的矮柱子一样的东西,细细长长,看起来很结实,但只要一碰就会散作一堆沙,传说中外星人造就的奇迹。当然,现在那样的沙柱已经没有了,以几乎相同形态矗立着的,都是当地蒙古人或者藏族人立起的石块儿,有的扎着彩色的布条,有的用红漆写了字,有点玛尼堆的味道。外星人造就的另外一个奇迹,也是外星人遗址得名的原因,是白公山上的三个洞。最大的那个人可以走进去。洞臂光滑,有铁锈一般的痕迹。听说那里本来有几根铁管,深插入山体中,后来铁管被运去研究所了。这些东西,科幻爱好者应该早有耳闻,而百度也可以查到相关资料。

3 、流星雨和月亮

那夜离开德令哈的时候,看见了流星雨。

高原的星空十分绚烂,不像在东边的城市里,天色灰蒙蒙的,夜里只有灯光的影子,连星星都很少见。

我坐在大巴上司机师傅旁边的位置,心里想到的是西川的诗。

西川有一首诗,《在哈尔盖仰望星空》,青草向群星疯狂地生长,马群忘记了飞翔。

初冬已然没有青草,但荒凉的高原之上,星空仍旧如此瑰丽,连月亮,也大到让人无法呼吸。

我像一个领取圣餐的孩子,放大了胆子,但屏住呼吸。

你无法呼吸。

流星雨如此不期而遇。

一颗,又是一颗,仿佛天空中太过拥挤,无法承载住它们的重量。于是纷纷嚷嚷地落入人间,来受,一个又一个轮回的劫难。

夜车抵达小镇的时候,我坐在寂静无人的路边,几乎忘记了寒。

4 、茶卡盐湖的日出

去青海之前,有人告诉我,要见那里的美景,要么晚睡,要么早起。

于是在茶卡镇的早晨,我决定早起。

当天色开始有朦胧之意时就爬起床,从宾馆的后门出去,然后追着太阳升起的方向,一路奔跑。

4 公里路,终于在太阳露脸之前到达茶卡盐湖湖畔。

那地没有冰,没有雪,但盐场比冰坚硬,比雪白。听说这湖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固液并存的湖泊,不仅是冬季,即使夏季来,看到的也是这样仿佛深冬的景象。日出很美,太阳很美,湖也很美。目之所见,一条纤长铁轨,通往苍茫湖心的彼岸,不知尽头在哪里。仿佛受到蛊惑,几乎就跳上铁轨,一步步走下去。这是一直向前的命运么?

一面日出,一面是雪山。大自然很安静。

那天早上,湖边的温度在零下二十度之下。

拍了很多照片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手指已经肿起来。我不知道是不是潜意识里期冀自己被冻死,因此去高原,明知道冷,却连毛衣和秋裤都没有带。

零下二十几度,我没有戴手套,没有戴围巾,没有戴帽子。我只穿了一条适合夏季穿的单薄的牛仔裤,一件薄的棉布衬衣,外面一件北极狐牌的户外大衣。当意识到冷的那一刻,我已经没办法说话,几乎动不了。

很感念选对了衣服。在离开合肥时专门斥巨资买了这件轻薄但是很保暖的户外大衣。不重,有很多口袋,当时想,很实用,果然实用,可以说,它保住了我的命。

八点半,太阳完全升起来,温度却没有上升。

湖边原本就冷,还有风,不断地吹过来。无法再拍照。冻了两个小时之后,心里很明白,再继续呆一会儿可能就没法再动了,冬季湖边是无人区,如果动不了,即使被冻死在那里,可能都很难背人发现。只能往回走。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抬起的腿,怎么坚定地,缓慢地,一步不停地往回走。

彼时一点其他意念都没有,只是不断提醒自己,要向前,向前,要靠近镇子,到有人的地方去。只有那样才可以活命。

那一次,仿佛是死过了一会。

一个小时后,终于走完了不到两公里的路,抵达附近盐厂的门厅。

小小的屋子里生了炉子,很温暖,在炉火前烤了近半小时才缓过神,算是捡回了一条小命。

然后搭了从厂子里回镇子上去的墨绿色功能车(不记得是电网还是什么了)回到茶卡镇。钻进路口的杂碎店要了一大晚杂碎,把搭配的干馍放在炉子边烤热,有点焦,泡在杂碎汤里吃了。暖意瞬间流过四肢,于是知道,整个人,活过来了。

5 、乘坐卡车去旅行

司机说,只听说过有一个人旅行的,但从未见过。更是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孩子,在路上,拦下一辆卡车祈求捎带一段路。

司机是汉人,西宁人,很良善。

他的车是到德令哈卸了货,回西宁家中去,中午在茶卡镇吃过饭,刚准备继续上路,就遇见了我。

我拖着橙黄色的行李箱站在路边,伸出手拦下他的车,然后问,师傅路过青海湖吗?可以带我一程吗?

就这样上了车。

其实那时我已经在那儿等了一个多小时。虽然茶卡镇是青海海西州的小交通枢纽,但是因为镇子中的路稍稍难走,很多巴士司机,如果没有乘客到镇子里下车,多半从镇子旁边的国道直接绕行。而且,冬季西宁上德令哈的人不多,但从德令哈下西宁的人,却是车车爆满。且是青海省对州际大巴的要求十分严格,车内安装有两个摄像头,专门监控超载,哪怕多一个人,带一小段路,都会被处以重罚。

没有巴士可以带我,我只能选择拦卡车,碰碰运气。

我的运气不错。

司机人很好。其实从高速回西宁距离短,路况好。国道因为要穿越橡皮山,所以路况相对复杂,多弯道,过集市,路窄,但是沿途风景很漂亮。

司机为了我能去到青海湖,专门走了青海湖南边的国道。

我看到了橡皮山。

看到了冰冻的河流、积雪的河流、漂浮着冰块的河流。

看到了路两旁牧民自主分割的牧区。

看到了牛、马、羊肆意穿过马路。

黑马河镇的集市上,人与人在交易羊皮。

国道上出了车祸,一辆小车速度太快,翻到路边冻结的小池塘里去,小车貌似是尼桑,完全变形,车上加司机共三人,无一活命。冰面上流淌着鲜红的血迹,看起来很诡异。

青海湖边,藏人说你进了他家牧区,向你收费。

倒淌河像一块湿地,几乎很久不成河流。

日月山上搭了两个小凉亭便成了旅游景区。

湟源古城此时盖了很多新的平房,门头上插着我们的国旗,仿佛漫不经心地宣告着,这房子是政府出了一部分钱建起的。

空气清朗。

卡车一路,风景之特色,也许再不会见到。

6 、湟中县的天空

从部队三楼的窗子往外,看见安详的天空,浅蓝色,就在那里。

那是我喜欢的天空。

然而可以看见远处西宁市区的方向,有一层灰蒙蒙的空气压在天际。

只有这儿才是干净的。

当城市化日渐侵蚀西部高原上的群居部落时,就像草原被沙化,命运悲催,但在时代的洪流中无可抵挡。

我该到哪里寻找净土?

还是在此,偶遇小小县城里的蓝天白云。

我一直不能确定为什么会选择青海,为什么要到这里来,但看到天空的那一刻,仿佛明白。

一些无法理解的事情,包括人为什么要建立城市,大而高的楼房,在巨大工作压力下彻夜伏案,吃快餐,透支生命,为什么非要谈论经济,为什么会有战争,为什么国家和国家之间讲政治,人与人的交往涉及钱权利益。

这些东西,并非人之生息所需,而是在生息之外派生出的欲望,为什么大家把它们看到如此重。

在我的观念中, 人之在世,除了生息相关,其他一切皆是强大幻象,并不实在。 我们总为这些不实在的东西付出太多精力和时间,以至于反而忽略了生存最基本的东西,包括食物、睡眠、思考、出行。大部分人如此不分主次,将最不重要的东西放在最优先解决或者考虑,忽视最基本的需求,因而才有了失眠、病痛、夭折,损失惨重。

这样的生活方式我无法苟同。

欲望让人辛劳,因此衍生出痛苦的滋味,期望落空更加痛不欲生。

那么你为什么要自讨苦吃?

当某一日,我们只遵循生存所必须的物质,那么,是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变得很轻松?

因为人和社会,都公平了。

有人评价我不善为人,不适合呆在集体中,对个人精神层面的追求近乎痴迷。

我亦知道。

如果我们不能在集体中花好月圆,那么结局必然,或者自杀,或者在近乎自虐的旅行中失踪或死亡,或者始终如一,一个人向前走。

这一生在“悟道”的路上不懈前行,不停地思索自身存在的价值与意义,乖戾、天真、任性、自私、暴虐、坚定,宠爱自己、随心随性、特立独行,坚持读书、出行、思考,虽然曾经试图以“幸福”的幻象说服自己,但仍不能够停下来,一直向前。

这条路的优点在于永远不会迷失自己。这条路的缺点在于注定一路荒芜,安静、孤独、一个人,没有退路。

我一直无法确定自己这种选择的对与错。

但湟中县的天空,让我明白,我必将继续走下去,辛劳前往,一刻不停。

By九九。

2011年12月20日,青海归来。

分享到:
责任编辑:【挂件-装饰及分隔线素材篇】漂亮的装饰吊挂框系列素材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