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件-装饰及分隔线素材篇】漂亮的装饰吊挂框系列素材7什么是伏吟?什么是反吟?六爻 化进

简论柳宗元的绝句

转载:浅谈《周易》“彖”、“象”品二
顺时而动、未雨绸缪
《周易大象传》

简论柳宗元的绝句

孙琴安

(上海社科院文学所 上海 200000)

柳宗元是唐代的大散文家,也是唐代的著名诗人之一。然而,长期以来,人们对柳宗元诗歌的研究,多集中于他的五言诗或古诗方面,或者便是在王维、韦应物几位诗人之间进行比较,排位次,争高下,对于他的绝句创作,关注不够,至多对他的《江雪》一诗进行赏析品味,对其绝句进行系统研究的,更是微乎其微。正由于这一情况,本文拟对柳宗元的五七言绝句创作,作一较为简要而完整的梳理与论述。

一、柳宗元绝句概貌

今《全唐诗》载柳宗元诗凡四卷,其中七言绝句约二十八首,五言绝句八首,六言绝句一首。就这些绝句的题材和内容来说,多为寄赠、送别、酬答一类的诗,如《诏追赴都廻寄零陵亲故》、《离觞不醉至驿却寄相送诸公》、《重别梦得》、《与浩初上人同看山寄京华亲故》等。也有一些行旅之作,如《汩罗遇风》、《登柳州峨山》、《雨晴至江渡》等,并有少数见景抒怀的绝句,如《江雪》、《夏昼偶作》、《零陵早春》、《春怀故园》等。

然而,不管是寄赠、送别,或是行旅、见景抒怀等类绝句,其抒发的仍多是被贬南方后政治抱负不得实现的愤懑之情和失意之感。纯粹写景的绝句在他的诗集中几乎没有,总有一些寄护和深意包含其中。与其他一些同时代的绝句作家比起来,哪怕是白居易,稍前的韩翃等,他的闲情逸致要少得多,政治色彩也稍多一些,常用写景抒情的手法,把自己内心的痛苦与失意与悲愤之情寓于南方的山光水色之中,哀怨伤感之调,如《种木槲花》、《柳州二月榕叶落尽偶题》、《与浩初上人同看山寄京华亲故》等,无不如此。故清人乔亿在《剑溪说诗》卷上中曾说:“柳州哀怨,骚人之苗裔,幽峭处亦近是。”不独其五七言古诗如此,其五七言绝句亦复如此。

二、柳宗元绝句中的名篇

所谓名篇,那都是因后来的选家反复收选并加评说,才使之广为传诵而成为名篇的,所以名篇往往与选家有关。就柳宗元来说,虽不专以绝句名世,但的确有少数绝句被历代选家反复遴选,诗话中又被反复评说称颂,客观上也已成为名篇。五绝、七绝中都有,这里有必要评议一番。先说五绝,次说七绝。

在柳宗元所有的五绝中,流传最广而又最负盛名的,无疑当推《江雪》。此诗不但被历代选家所选,而且还生发出许多诗意图,得到后人极高的评价。除了王士祯对此诗略有贬意,苏轼、刘辰翁、胡应麟、黄生、沈德潜诸名家都对此诗褒奖有加,宋人范晞文在《对床夜语》卷四中甚至说:“唐人五言四句,除柳子厚《钓雪》一诗之外,桂少佳音。”蘅塘退士孙洙在《唐诗三百首》的批点中也说:“二十家可作二十层,却自一片,故奇。”极言其内涵的丰富。

其实,除了《江雪》,柳宗元另二首五绝的入选率也比较高,一首为《入黄溪闻猿》,诗云:

溪路千里曲,哀猿何处鸣。

孤臣泪已尽,虚作断肠声。

明人唐汝洵《唐诗解》评此诗云:“猿声虽哀,而我无泪可滴,此于古歌中翻一意,更悲。”此外,《唐诗正声》、《唐诗选脉会通评林》、《唐诗别裁集》等著名的唐诗选本,也都选录了此诗,并作了很高的评价。

另一首为《零陵早春》,诗云:

问春从此去,几日到秦原。

凭寄还乡梦,殷勤入故园。

诗人被贬南蛮,因见零陵春色早到,引起思乡之情,清人吴瑞荣在《唐诗笺要》中评此诗说:“四句一气赶下,手不能停,口不可住,与‘步出东门’、‘打起黄莺儿’一例。”与前人名篇并列。凭心而论,这两首五绝无论在影响方面,还是本身的艺术成就方面,都远不及《江雪》一诗。不过,在柳宗元为数甚少的五绝诗内,除了《江雪》,恐怕也就数这两首五绝的成就为高,入选为多。《登柳州峨山》、《长沙驿前南楼感旧》二首,则又其次也。

柳宗元的七绝数量要多于五绝,其中影响较大而入选较多的,便是那首《酬曹侍御过象县见寄》,诗云:

破额山前碧玉流,骚人遥驻木兰舟。

春风无限潇湘意,欲採蘋花不自由。

此诗也作于诗人被贬南方期间,表达了诗人当时一种抑郁不顺的心境和“不自由”的状况,与《江雪》一样,也以含蓄微婉取胜。可以说是柳宗元入选最多的一首七绝了。何焯在《唐三体诗评》中认为此诗“蕴蓄有余味”,沈德潜在《说诗晬语》卷上中甚至把此诗列为唐人七绝的压卷之作之一。他说:“李沧溟推王昌龄‘秦时明月’为压卷,王凤洲推王翰‘葡萄美酒’为压卷,本朝王阮亭则云:‘必求压卷,王维之‘渭城’、李白之‘白帝’王昌龄之‘奉帚平明’、刘禹锡之‘山围故国’、杜牧之‘烟笼寒水’、郑谷之‘扬子江头’,气象另殊,亦堪接武。”唐人三百年间绝句创作达万首,而柳宗元此诗居然能脱颖而出,与李白、王维、王昌龄、李益、刘禹锡、杜牧等以七绝名世的诗人并列,成为有数的七绝压卷之作之一,实在是一种难得的殊荣。

此外,他的《柳州二月榕叶落尽偶题》一绝,也常为诗家所选。如高步瀛的《唐宋诗举要》,素以精当和要求严格著称,选柳宗元七绝仅二首,除前篇外,便为此篇,诗云:

宦情羁思共凄凄,春半如秋意转迷。

山城过雨百花尽,榕叶满庭莺乱啼。

此诗除首句流露贬谪期间的凄思之情,以下三句皆为写景,然景中蕴意,确实含有诗人衰飒伤感的复杂心情,仍以含蓄委婉见胜,刘辰翁等也都看到了这一点。虽不如前篇名气之大,但在柳宗元的七绝中仍属有名之作。至少比《重别梦得》、《柳州寄京中亲故》等七绝的影响要大。至于他的那首《与浩初上人同看山寄京华亲故》一绝,尽管余冠英、王水照等选注的《唐诗选》也选了进去,但“若为化得身千亿,散上峰头望故乡”诸句,终觉筋骨太露,不仅与他含蓄宛转、耐人寻味的诗风大相径庭,同时也为诗家所难取。

三、在唐人绝句中的位置

前人对柳宗元绝句的评论文字,并不很多。掐指算来,也不过二三家。如宋人陈智柔《休斋诗话》中说:“柳子厚小诗,幻眇清妍,与元、刘并驰而争先。”他这里所说的“小诗”,主要就是指柳之五七言绝句,以为可与同时代的元稹相仿佛。清人乔亿《剑溪说诗》卷上云:“子厚寂寥短章,诗高意远,是为绝调。”实际上仍是指他的《江雪》等一二名篇,而非整体。

不过 ,明胡应麟在《诗薮内编》卷六所开的两份有关唐人绝句的名单,却颇耐人寻味。先看他所开列的有关唐人五绝的名单:

唐五言绝,太白、右丞为最,崔国辅、孟浩然、储光羲、王昌龄、裴迪、崔颢次之。中唐则刘长卿、韦应物、钱起、韩翃、 皇甫冉、司空曙、李端、李益、张仲素、令狐楚、刘禹锡、柳宗元。

对于这份唐人五绝代表诗人的名单,必须作一说明,即主要是指盛唐与中唐的代表诗人,而不包括初唐与晚唐。其中盛唐八家,中唐十二家,共二十家。就中又以李白与王维的成就为高。柳宗元的名字赫然也在其中。说明胡应麟把他也视为唐人五绝的代表诗人之一的。再看胡应麟同书同卷中所开有关唐人七绝代表诗人的名单:

七言绝,太白、江宁为最,右丞、嘉州、舍人、常侍次之。中唐则随州、苏州、仲文、君平、君虞、梦得、文昌、绘之、清溪、广津皆有可观处。

此处所列也都是盛唐与中唐的代表诗人,并不包括初唐与晚唐,其中盛唐六家,中唐十家,共十六家,但名单与五绝名单已有不同,成就最高的李白与王维,已变为李白与王昌龄;刘禹锡的名字依然保存着,但柳宗元的名字已经没有了。这至少说明,在胡应麟的眼里,柳宗元可以视为唐代五绝方面的有代表性的诗人,但不是唐代七绝方面的有代表性的诗人。

从表面上看,这对柳宗元似乎有点遗憾,其实不然。与他同时代的声名卓著的韩愈、元稹、白居易等人在两份名单中都没有出现,而柳宗元却能出现一次,这说明他有唐人绝句,特别是在五绝方面的地位,已经很惹人注目的了。这至少说明他在五绝上的地位,已超过了与他同时代的韩愈、元稹、白居易等大诗人。此外,他的七绝《酬曹侍御过象县见寄》一诗,其实流传并不甚广,脍炙人口的程度甚至尚不及张继的《枫桥夜泊》、杜牧的《清明》等绝句,居然也被后人推为唐代七绝的压卷之作之一,这已经够幸运的了。这说明,柳宗元在绝句上的创作数量虽远不及同时的白居易、元稹、韩愈、王建、张籍诸名家,但无论在五绝或七绝上,都有其不可忽视的特殊位置。仅凭这些,也说足以引起我们对其绝句的重视了。

责任编辑:【挂件-装饰及分隔线素材篇】漂亮的装饰吊挂框系列素材7